中国防火墙之父是谁?(防火墙之父方滨兴)

 
中国防火墙之父(防火墙之父方滨兴)
著名的人物电影
方滨兴,1960年生于哈尔滨,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信息内容安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教育部网络空间安全一级学科评估组召集人,国家应急管理专家组专家,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973工程首席科学家,中国信息学会理事长, 中国云安全与新兴技术安全创新联盟主席、中国通信标准协会网络与信息安全技术委员会主席、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首席学术顾问、广州大学网络空间先进技术
曾任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主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主席、中国互联网协会副主席、中国计算机联合会副主席、中国通信学会副主席;曾四次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并获中央组织部、中宣部、科技部、人事部联合颁发的“优秀专业技术人才”荣誉称号。
他是一个学术传奇,
他是大学校长,被学生亲切地称为“方先生”。
他是一个意志坚强的病人,
他是“中国防火墙之父”,
他将把未来八年的生命献给哈工大(深圳)。
“一个人的生活一定是丰富多彩的。”采访中,方滨兴多次提到这句话。从学者、官员到校长,他都很勇敢,愿意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去探索新的领域,迎接未知的挑战。
方滨兴除了在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外,还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哈工大”)就读,并在哈工大任教15年。方滨兴在哈工大渗透20多年,具有典型的“工程师”人格:务实、勤奋、负责、追求技术完美。他的一生也一直在诠释着哈工大“严格规范,努力拼搏”的校训精神。
经过清华的理科尖子生
1977年冬天,中国恢复高考。方滨兴,江西人,哈尔滨人,成为570万考生之一,投身于改变命运的大潮。
理科尖子生痴迷数学物理,喜欢砸广播电台。预计他高考成绩会很好。他不负众望,取得了358分的好成绩,在全市应届毕业生中排名第二。当时清华的录取分数线是309分,实际最低录取分数线是317分。这些数字在今天的方滨兴记忆犹新。
“不过,我一定要保证考上大学,这样我户口迁出后,去了农村的妹妹就可以回到父母身边。清华在黑龙江招9人,哈工大招200多人。考生填志愿的时候,是先填志愿再考。父母觉得申请清华风险太大,劝我不要冒这个险。我听了家人的安排。”回忆当年的高考,方滨兴的语气里还是透露出一丝遗憾。
就这样,17岁的方滨兴路过了清华。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四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1984年,硕士毕业的方滨兴回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开始了他15年的教学经历。在此期间,他获得了博士学位,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在科研道路上攀登高峰,成为——的学术传奇
27岁时,他担任了那的董事长
1999年,在哈工大任教15年的方滨兴调任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总工程师。那一年,中国的互联网计算机总数不到200万,用户数约为400万。新浪和搜狐很快就出现了,腾讯和阿里巴巴刚刚成立。
方滨兴在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工作的八年间,取得了大量重要科研成果,多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2005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有求必应的“先生”
“我有一个理论叫导数理论。如果我每天都有增量,那么我的导数每天都大于零。如果我没有增量,我甚至开始下降,我的导数小于零。衡量人有两个指标,一个常数,一个导数。我更看重衍生品。”方滨兴说。
作为正厅级事业单位的主任,方滨兴觉得很难找到他的衍生和增量。2007年,他有机会成为北京邮电大学(以下简称“北邮”)的校长。“当我得知学校的王牌专业信息与通信工程全国排名第三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导数在哪里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来到了北邮。”
在担任北邮校长期间,方滨兴的亲民和勤奋使他受到学生的欢迎。
他向全校公布了自己的个人邮箱地址。学生和老师有问题或困难可以直接联系他。起初,他每天都会收到数百封电子邮件。
2012年6月6日晚9: 00,学生王新宇给校长写邮件,反映光棍制服发放问题,2小时后才得到回复。第二天早上辅导员来找你,解决了问题。
王新宇身边的同学,无论是反映宿舍供暖还是投诉办理手续,都能得到回复。方滨兴的“每封信都必须退回”的风格在学生中广为人知。
有一次,一个学生在图书馆丢失了他的数码相机。报案后,学校安全部门找不到监控录像,学生提出抗议,并向校长报告。方滨兴知道后,从家里拿了一个全新的1200万像素摄像头,委托秘书给学生,告诉他们学校已经尽力了,但校长要尽力。
拿到校长给我的相机,学生莫名其妙的感动,有点不知所措。她告诉我:“我要珍惜校长给我的相机。”
当另一个学生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不能按时毕业时,方滨兴也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问题。他借给学生一万元现金,解决了燃眉之急。
很多人不理解方滨兴的做法,但在他看来,学校里所有的问题都必须有人来解决,他是最后一个承担责任的人。他的出现说明学校已经尽力了。
“最厉害的人支持最不厉害的人。只有这样,权力才有意义。我会对中层学校干部严格要求,甚至苛刻,因为他们手里有权力,所以我要盯着他们,监督他们用好权力。在学校,学生是最脆弱的。作为校长,我必须支持学生。我对学生说,‘我是你们的后墙,后墙不倒,你们不用担心,有什么委屈直接告诉我。’”说到这里,方滨兴的语气很坚定。
正是因为方滨兴务实、高效、坚决的作风,很多学生的实际问题得到了及时妥善的解决,学生们亲切地称他为“方先生”。
同时,学校辅导员也在着急,想让学生找不到抱怨的理由。学生工作越来越细致扎实,学生要求越来越少,形成良性循环。
起初,方滨兴每天都会收到100多封来自学生的电子邮件,但后来,一周只有几封。
一个“不把自己当病人”的病人
在方滨兴的带领下,经过五年的努力,2012年,北邮在全国高校信息与通信工程一级学科排名第一,实现了他初来学校时设定的目标。同年,在方笔发现了结肠癌
秋季开学前夕,方滨兴结肠癌晚期的消息传来,震惊了所有人,但他自己却很开心。
“我看得很苍白,也没有身体受打击的感觉。我觉得,一个人50多岁,一辈子都值得。当然,值得留恋的太多了,比如家人。”
从检查、手术到化疗,方滨兴从来不把自己当病人,甚至根本不改变自己的工作节奏。34370.43434343346
术后第10天,方滨兴不顾医生反对,坚持参加学校组织的座谈会,和老师谈话。医院管理员说:“除非出院,否则不允许参加学校的任何活动。”。方滨兴干脆出院了。这时候手术留下的伤口还塞着纱布,他需要每天去校医院消毒换药。因为校医院只是每天消毒换纱布,只是过了十天方滨兴才发现手术后放在伤口里的纱布已经长在体内了,他直接拔了出来。据同事回忆,他脖子上的汗在流。他手腕上输液后止血的胶布还没有撕下来,伤口还裹着纱布;手术后第15天,他参加了学校沙河校区的动土仪式,站着演讲了10分钟;手术后第20天,他给学生讲课4个小时,没有休息。
当方滨兴向记者讲述这个普通人眼中痛苦的日子时,他似乎有些无力。他笑着告诉记者:“如果我每天都以为自己是病人,那我就只能躺在医院里了。我猜现在我的身体不会恢复得这么好。”
在随后的五个月里,方滨兴每两周接受一次化疗,疗程72小时。对于方滨兴来说,这宝贵的72小时一定不能浪费。
"虽然我正在接受化疗,但工作节奏丝毫没有被打乱。"方滨兴化疗期间,他的病房几乎成了学校的会议室。学术界有人约方滨兴开会,干脆搬到病房里开。他还每周打电话给他的研究团队和博士生到医院汇报他的研究进展。他甚至挂了个化疗瓶,出去开学术会议。
两次化疗中途,方滨兴去日内瓦联合国总部开了7天会。化疗需要的针总是埋在他手臂的血管里。他还学会了给自己打针,在国外开会的时候拿着打针给自己打针。
这场大病让方滨兴失去了通宵工作的资本,无法同时挑起学业和管理负担。“两个包袱必须放下,我选择放下管理包袱。”
2013年6月27日,身着学士制服的2013届本科生聚集在体育场内,用掌声将方滨兴送到麦克风前。这是他最后一次以校长的名义发表毕业演讲。
“当你离开的时候,你会给出你的小贴士,追求生活中的‘六好’:品德好,技能好,规划好,态度好,善良,身体好。以前身体很好,能连续自由泳两公里。但由于自身身体透支过度,没有时间补充,身患重病,无法连任。而且你们都是有长远前途的,有家庭、事业、孝顺等诸多负担,一定要爱惜身体,健康一辈子!”
“方校长,我们爱你!”学生们喊道。
“我也爱你!”学生们看到方校长的眼睛湿润了。
“中国防火墙之父”
方滨兴是1998年推出的中国国家互联网安全系统的首席设计师,被网民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
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方滨兴有着对国家和时代的感恩情结。爱国主义是方滨兴学校演讲中谈论最多的词汇。最典型的是2011年研究生毕业典礼。在方滨兴三千多字的演讲中,他提到“中国”15次,“国家”和“爱国”各12次。
方滨兴的博士生韩告诉记者:“方老师经常告诉我们的一句话是,做一个科研项目,首先要考虑国家的需要,考虑老百姓的需要,才能做到尽善尽美
在韩看来,方滨兴不仅给了他专业和学术上的指导,也让他感受到了一个网络空间研究者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这也让我在做研究时能站在更高的位置思考."
王选90年代初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现为方滨兴课题组成员。“方先生是个传奇人物。他对国家的需要有很强的荣誉感和使命感,也很努力。去年我们课题组联合写的《网络空间主权》这本书,经常在凌晨四五点在微信群里收到方老师修改的最新版本,不得不佩服。”在王选眼里,方滨兴是个铁人。除了钢铁般的意志,他对网络空间主权的态度一直很坚定。
方滨兴是我国最早提出“网络空间主权”的学者之一。在他看来,领海有海防,领土有边防,空域有防空,所以网络主权是国家主权的自然延伸。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必须有网络防御。
近年来,“网络空间主权”成为方滨兴团队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他在各地做过报告和演讲,主题都是围绕“网络空间主权”。“是时候关注网络空间主权了。”
在讲座中,他经常演示一些被黑客攻击过的网站,有些已经被攻击了很多年,至今没有恢复。有一次,他展示了某地方的一个民政信息网,两年前被攻击,至今未找回。这个被国内黑客攻击的网站,被一个叫“漫游者”的黑客改成了黑色幽默的页面。顶部“引领技术巅峰,黑客无所不能”非常醒目,下面一行写着:承接各种黑客业务。“国内黑客搞笑,国外黑客不喜欢广告。”方滨兴开了个玩笑。除了开玩笑,目睹这一切发生后,也引起了观众的深思。
方滨兴表示,这是网络主权被攻击的例子,也是危害国家安全的表现。"在亚太地区,中国被攻击的次数超过一半."。
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
方滨兴认为,在日益严峻的国际网络空间形势下,中国必须全面进行网络和信息安全战略布局,积极参与和开展网络安全主导立法,启动建设国家网络边防,建设信息技术自主创新和中国信息技术话语权,构建网络领土保护体系,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
立足深圳的“哈工大”
方滨兴喜欢用“四个八年”来总结自己过去的工作经验。前两个八年在哈工大任教。前八年,我打下了基础。第二个八年,我大跃进了。第三个八年,我在北京邮政做校长。
从教授、政府官员到校长,改变的是职位和头衔;一成不变的是学者对哈工大的认同和感情。
“从在哈工大读书到在哈工大教书,我从未在感情上离开过哈工大。在我人生的第五个八年,我想在哈工大做生意,促进产学研结合。在这方面,深圳是最适合的土壤,哈工大(深圳)是最好的选择。”
方滨兴坦言,他这个年纪,最希望落叶归根。“我的根在哈工大。哈工大就像一棵大树。根长,从东北延伸到深圳。我现在站在深圳的树根上,相当于站在哈工大的树下。内心感觉很满足。”
2016年9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受聘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首席学术顾问
2013年,方滨兴手术化疗后逐渐康复。现在他平均一个月从北京来深圳两三次,每次都是大力上班,看不出他有过大病。
廖青加入了方滨兴的研究
“有一份书面材料,我们已经改成第32版了,晚上12点发给他。他会熬夜仔细看完所有材料,早上6点给我们发详细的评论和修改。我们能不佩服和感动吗?”
廖庆告诉记者,平时方滨兴的耳朵一直挂着蓝牙耳机,每天要接无数个电话。即使他在说话,他的工作也不能停止。
为什么还保持着勤奋和激情?
“自中国发展以来,科学研究的指挥棒和指南针一直在变化。现在,我们更强调学术是否登陆社会实践,是否有经济效益,人们是否有科研的收获感。深圳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充满活力、创新和包容。我们团队来到深圳后不久,企业一直蒸蒸日上,符合我的愿望,看着很开心。希望我们提出的新思路能产生更多的GDP。第五个八年是我人生创业的最后八年。我希望我能在64岁之前实现这个愿望,所以我必须争取最好的时间。”说到这里,方滨兴笑得像个孩子。
目前,方滨兴计划建设网络空间安全重点实验室,整合哈工大和威海、深圳校区的学术资源和研究团队。
“哈工大的校训很棒,‘严格规范到家’,两个字反复出现,证明这个学校并不追求好的词汇,而是务实的培养真正的工程师。我相信,
给深圳发消息
深圳是世界上最有活力和最近的城市,也是一个务实创新的城市,所以我选择来深圳。在创新的沃土深圳,我们研究团队的新思想可以更快地投入市场,更充分地带来效益,让人们真正感受和分享最新的科研成果。
“敢于冒险,追求成功,崇尚创新,包容失败”的创新精神,让城市拥有最大的创新活力。创新是深圳的基因,也是深圳最大的自信。华为、腾讯等众多创新能力强、学习能力强的企业聚集在深圳,这就是底气的构成和体现。
希望深圳形成科技创新驱动的“深圳模式”,突出企业创新主体地位,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自主创新模式。同时,深圳要牢牢抓住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机遇,激发更多企业、科研机构和高校的创新能力,让他们的创新理念和科研成果从实验室走向市场,走向人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