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社区书记凌晨发文辞职,居民万言挽留

疫情期间,上海一位社区书记连续多天满负荷工作,且遭遇误解甚至谩骂,4月7日 ,他在社区公众号凌晨发文辞职,并一一述说他遭遇的种种“不知道”和“难办到”。没想到,这封信迅速流布开来,他一夜之间成了“网红”。

居民看到信后,在公众号留下万字留言恳切挽留,让他“挺住”。

居委会书记被称为“小巷总理”,直接面对老百姓,最了解基层,疫情中更是一肚皮苦辣酸甜,值得倾听。

马胜烨,人高马大,说话爽利,逻辑清晰,网名“奔六的小伙”,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海悦居民区党总支书记。4月9日,记者在海悦花园居委会办公室见到他,坐在睡了近一个月的行军床上,他和我们聊了3个多小时……

苦——“我们有个绰号,叫‘夜总会’”

“我家住徐汇。3月初,感觉疫情慢慢有点严重了,怕小区封控后影响工作,12号开始,我就自费住到了海悦居民区附近酒店”,马胜烨说。当时黄浦疫情并不厉害,但他满脑子害怕影响工作,“封在家里出不来,社区的活儿怎么办?”

没过几天,3月15号,街道发布召集令,所有社区工作人员到居委待命,马胜烨退了酒店,在办公室安了张行军床,开始“战地生活”。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3月18日,小区里一栋楼突然封控。“当时的政策是重点楼‘7+7’,非重点楼‘2+12’,我这整个小区全部要封起来”,当晚,重点楼微信群里“炸了锅”。

“封楼了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们?”

“你们居委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们现在怎么活?”

一条条信息涌进来,纷纷@奔六的小伙和物业经理,他一夜没有回复,怕把“火”烧得更旺。第二天早上大家平静下来,他和居民开始沟通,“有什么诉求可以跟我讲,有什么不知道的,我来回答。”

马胜烨说,一栋楼封不封、什么时候封,他知道的不会比居民早多少,“但只要大家问的,@我了,我一定回复。”

疫情瞬息万变,社区里,突发成了常态:突然一栋楼被封了,突然通知要做核酸,突然通知要做抗原,突然要……

马胜烨在办公室接受采访。巨云鹏 摄

早上5、6点钟集合,凌晨两点睡觉,连续20多天睡办公室。“我们有位社工,身体虚弱,穿上‘大白’防护服,几乎一天都不能喝水,受不了的”,马胜烨说。

协调转运病人、组织核酸检测、接收分发物资……天天连轴转,大家调侃办公室成了“夜总会”——夜里总是开会,也只有夜里才能开会。一位干部说,“突然觉得,能回家换身衣服、洗个澡,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其实,最苦的,不是生活苦,而是在突发的“遭遇战”面前许多事情尽了力,但不一定能办到。就在老马对着我们掉泪的时候,那边厢的上海疫情新闻发布会,副市长宗明也在哽咽,“当看到广大市民朋友和一线防疫人员不分昼夜的坚守,我们非常感动。”

上上下下的干部,人同此心。

辣——“你这种人怎么有水平在这里做书记?”

做核酸,成了小区里产生冲突的一大场景。

刚开始,排队经验不足,几幢楼的人“轰隆隆”全下来,地方小,挤得近,居民不满了,“你是怎么安排的?你这种人怎么还有水平在这里做书记?”

说完,还发到小区业主微信群:书记又怎样,我照样批评!

“我50多岁,被居民这样讲,肯定很难受。但回过头来想,确实是有做得不够的”,马胜烨说,他回忆当天的安排,较多志愿者去“喊楼”让居民下来做核酸,较少志愿者在维持秩序,确实不够妥当。第二次改变战术,让少数几个人去喊楼,10米左右就安排一个志愿者维持秩序,立刻大为改观。

多人做核酸,是个系统工程,效率和安全的把握不仅在排队上。对“喊楼”的内容,大家也作了精细安排,一幢楼,高区、中区、低区,同时喊三句话:“高区坐左边的电梯,中区坐右边的电梯,低区的麻烦你走楼梯”,尽量做到一户一梯,来回过程也很少停顿,最大限度减少相互接触。

“有居民下楼时要化妆的,我就开玩笑:反正戴口罩,看不到脸,而且来的是上海医生啦,不要梳妆打扮了,咱们叫到就下来好不好”,他也笑。3月18日以来,小区做了15次核酸检测,渐渐有了规范模式,间隔2-3米,效率也高了。

有天,曾经“批评”过马胜烨的居民找到他,说了句“不好意思”,他摆了摆手,没事啦。

酸——爸爸把高二儿子独自扔在家,“老妈是大病独居,不知家里有没有菜了”

采访马胜烨的过程中,他眼眶红了几次,陪同来采访的街道干部也跟着擦泪,最难以自已的,是说起母亲和儿子。

“我母亲是大病独居老人,家里还有没有菜,不知道;儿子高二了,倒不太担心,总能自己弄点吃的”,马胜烨说。毕竟是要高考了,说不挂心,老马也是在骗自己。

每天,记者几乎都要采访几位社区干部,此刻奋战在上海一线的无数街道、社区干部,都和这个“奔六的小伙”一样,远离家庭,和衣而睡,谈及父母子女,都在掉眼泪。

另一边,工作中跨不过去的坎,更让人心酸。

马胜烨工作的小区,前段时间有9例阳性,11个密接,“斜土路上有时停着几十辆大巴,不停转运,我就想,给我20个座位,我们小区暂时不就没问题了吗?不就清零了吗?”但进展没那么顺利,这几天还是没能转运完结。

“我也能理解,现在上海医疗资源压力非常大,眼看着方舱医院也在不断建设,希望能够早些实现‘应收尽收,应隔尽隔’。”

除了转运,还有居民配药,许多非常规药物不是所有医院都能配,需要指定医院指定的医生配。一开始,街道有一个工作人员专门对接各个居委配药,“光我们一个小区每天就有10多个需要配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来得及做”,马胜烨也理解街道的难处,现在,配药的人员已经安排了四五个,是街道的特殊保障部,全力为居民们保障用药。

甜——“不要为我加油,我们一起为海悦加油,为上海加油”

压垮“奔六”老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有个群发泄不满,把他“踢”了出来,这会影响工作。于是,体力和情绪都濒临崩溃的他,一字一字敲下了辞职信。

4月7日凌晨,“致海悦居民”一文发出后,迅速成为“10万+”,网上转疯了。马胜烨完全没想到,一度觉得自己“完了”,“我心想,我给街道惹了个大麻烦。”

当天一早,五里桥街道党工委书记曹炯赶到海悦居民区,见到马胜烨,一句话没说,先把他紧紧抱住了。半晌,曹炯说,“老马,你一定要顶住。”

已经冷静下来的老马,回答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坚持下来!我清楚地知道,至少在疫情防控这段时间,在社区里,我还是有作用的,居民还是需要我的。”

没想到,居民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马胜烨。一个业主的自媒体“爱我海悦”微信公众号专门做了一个小程序,居民可以在小程序里写下给马胜烨的留言。仅仅2个多小时,215多条留言,合计1万5000多字,满满的都是对他的挽留和支持。

有居民留言说:书记您辛苦了,自从第二次做核酸那次,您忘记了我的楼号,拎着菜在雨中挨个楼栋找到我,我就非常感动!这次的疫情来势凶猛,您带领着社工和志愿者们忙碌在第一线,上要面对领导,下要面对居民,中间还要面对核酸采样点不同的医护,各种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有居民留言说:马书记挺住!你为海悦所做的一起,我们会记住!加油!

这让马胜烨心里宽慰了许多。

“我是2012年入党的,今年还收到组织部发给我的短消息,祝贺我入党十周年。这个短消息珍贵啊,我一直留着。我羡慕人家拿在党50年那个勋章,我是拿不到了,要活到90多岁才行!”

他打了个比喻,居委会就像泔水桶,会盛放很多居民们的不良情绪。“然后你要把脏东西倒清爽,就好了嘛!居民们来找你麻烦,10件事情多半是带着情绪来的,有好事人家不会来找你。我们每天接收这个,然后你要消化掉,不消化掉就要中毒了,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像我们这种人活不长的。”他自嘲。

前几天,海悦花园居民区的居民自发举办阳台音乐会,唱着唱着,有人喊了一句“上海加油!”其他居民也附和起来,忽然,有人还喊了句“马书记加油!”大家也一迭连声喊起来。

“我说,不要喊‘马书记加油’,让我们一起为海悦加油,为上海加油”,马胜烨说。

转自丨人民日报大江东

来源:文汇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