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通讯研讨院;全面推进 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的高阶段

当前,全面推进 数字化转型 曾经成为各大企业、各大行业乃至全社会的共同目的。统计数据显现,“十三五”期间,我国 数字经济 增速超越了16.6%。2020年,从数字经济,到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再到企业数字化转型,数字化概念从宏观到微观逐步落地。 

在日前举行的2021数字化转型开展顶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讯研讨院发布了企业 数字化 转型开展双曲线、企业IT数字化才能和运营效果成熟度模型(IOMM)、数字化可信效劳才能请求等一系列成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一套办法论。 

何宝宏指出,当前云计算和大数据产业已趋于成熟,很难再有推翻性创新,接下来的重点是如何用好,如何发挥出大数据、云计算更大的价值。“光有技术不够,还要有制度、管理、人才和整个社会数字化转型的配合。” 

中国信息通讯研讨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讨所副所长栗蔚 

中国信息通讯研讨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讨所副所长栗蔚在解读规范时表示,从转型者曲线能够看出,不同行业的企业所处的转型阶段是不同的,目前农业、矿业等企业数字原生水平较低,仍处在数字化转型的初级阶段,以至有些还处在信息化的过程中。而互联网企业、通讯运营商,和局部具有科技创新才能的金融企业,已处于数字化转型的高阶段。 

企业数字化转型开展双曲线(来源:中国信通院) 

对多数企业而言,在不同阶段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都会遭遇才能、价值等方面的转型痛点,转型之路很难好事多磨。“数字化转型的最大艰难是‘转型’。”何宝宏说,转型是指企业的组织架构、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的共同转型,而不是简单地把数字化技术引入到企业中就够的。“很难预测数字化转型稳定下来需求多长时间,但前期的努力会为后期探究积聚经历。” 

就目前而言,何宝宏以为,大型企业更有实力、有才能、有意愿在现阶段停止数字化转型,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会相对晚一些。“等大企业探究出经历、才能、技术和工具来,就会向外输出,给更多的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提供工具和人才输出。” 

以中国电信为例,在本身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也将运营商的最佳理论赋能给千行百业。目前其上云率到达43%,到2022年将到达新建系统100%上云,存量系统三年上云。 

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云网运营部平台云化推进处处长陈靖翔表示,“数字化转型,首先要推进业务数字化和数字化业务。在这个过程当中,应用新兴的技术和才能协助企业停止相关的投资、管理、运营、营销效劳和运维等等过程的业务数字化,并将承载这些过程的系统上云,推进完成业务应用云化 解耦 和完成弹性扩缩容等。”另一方面,“数字化转型,根底设备上云先行不是目的,业务数字化后,要数据拉通关联应用再反向赋智到企业消费运营过程中去,最终目的是要效劳于业务的转型、数字业务化。” 

关于此次发布的IOMM规范,中国电信也参加其中,并参与了初次评价。陈靖翔指出,数字化规范体系的打造恰逢其时,数字化可信效劳能够协助运营商迭代提升数字化效劳才能,并满足更多不同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请求。 

从目前来看,企业数字化是转型和赋能交替开展的旅程,或许永远也没有终极目的,只是开展的阶段不同。如中国信通院院长余晓晖所说,企业数字化转型开展是一个复杂而长期的过程,现阶段之所以强调数字化,是由于云计算、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带来企业消费力和消费要素的革新,一个十分重要的特征是数据驱动带来的矫捷性和智能化,数据是数字化时期新的消费要素,它贯串整个数字化转型,驱动业务创新和组织革新。(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